最佳豪婿(江寒白語嫣)完整章節,最佳豪婿全文小說txt免費閱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 2022-12-13 03:06:37   來源:     瀏覽:69114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佳豪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數: 747363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別人都以為他是最佳整章窩囊廢上門女婿,卻不知道他是豪婿家產萬億的豪門大少。鋒芒不露,江寒節最佳豪卻翻手為云覆手為雨。白語愛我敬我者,嫣完閱讀必報效萬一;欺我辱我者,婿全必百倍奉還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1章上門女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鍋碗瓢盆之間,免費響奏著江寒最熟悉的最佳整章音樂,小小廚房之間,豪婿是江寒節最佳豪他在這個家最清靜的港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呼。白語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邊的嫣完閱讀電飯煲已經開始蒸騰起來,打開一下,婿全再蓋了上去,免費這樣再等一會兒的最佳整章飯會好吃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做完這些之后,卻是輕輕嘆了一口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江寒也是天子驕子,怎么就淪落至此了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叮咚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這個時候,門鈴響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寒一邊炒著菜,一邊想著,應該是自己的小姨子回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寒和老婆白語嫣是大學同學,畢業之后結了婚,到現在已經兩年時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年之后,他還是一無所有,沒有一樣工作能夠做得長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為,他真的什么都不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炒菜好吃一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寒踮起腳尖,額頭冒著汗,從上方碗柜取下來一個碗,噴香的青椒肉絲便被他端到了一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仔細想想當初窮困潦倒的經歷,能夠入贅到白家,還算是他的榮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哎呀,露露回來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寒的岳母李秀梅如風一般的跑過去開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姨子白露手上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,一把撲到了李秀梅的懷里,撒嬌道:“媽,我們回來了,這是我男朋友王昊,可是早就要來咱們家里的,一直忙沒時間,今天是真的來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秀梅目光流轉,有些諂媚的對王昊伸出手,邀請進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果然是一表人才啊,咱們家女兒眼光真好,快請進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秀梅一句話可是夸了兩個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露和王昊都笑著走了進來,將東西放在了一旁的沙發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嗯,小伙子不錯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坐在客廳看電視的老丈人白永福放下了煙,對著王昊笑了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露得意的摟住了王昊的手臂,眼神親密的看向了自己的姐姐白語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歡迎歡迎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寒的妻子白語嫣也在一邊,將筷子和飯碗擺放在了桌子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昊看見白語嫣,頓時眼前一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白露長得水靈可人,但是比起他姐姐來,可是差了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語嫣那溫婉知性的樣子,是男人無法拒絕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對了阿姨,我這一次來沒有帶什么好東西,但是也給大家準備了禮物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哎呀,來都來了,還帶什么禮物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秀梅嘴上說著,眼睛可是早早就盯到了王昊帶來的東西上了,看上去很是期待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王昊家境殷實,白露也喜歡大款,兩人搭配確實不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錦盒被王昊摸了出來,道:“阿姨,這是我從緬甸帶回來的七彩寶石項鏈,上面一共有二十四顆不同顏色的寶石,有琥珀,瑪瑙,翡翠之類的寶石,還經過大師開光,您帶上,風采不減當年啊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秀梅樂得合不攏嘴,笑呵呵的將寶石項鏈給戴在了脖子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寶石比較小,剛好前面一圈,但也算是比較貴重的禮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可是有心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秀梅左右搖晃著,對這個禮物十分滿意,對王昊這個人也十分滿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昊笑了笑,手上拿著一個盒子走到了白永福身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聽說叔叔喜歡古玩,我這里有兩顆核桃,可是清朝年間地主的玩意,希望您喜歡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永福眼前一亮,立即擦著手站了起來,雙手接過盒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盒子里面躺著兩顆圓潤無比的核桃,在市面上的價值,那也是用萬計數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永福不禁點頭,心里十分滿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王昊確實不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吧嗒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寒放下一盤清炒扁豆,這今天的菜就算是上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秀梅一看見江寒就來氣,原本得到寶石項鏈的興奮也瞬間煙消云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唉,看看露露的男朋友多好,還沒有訂婚就這樣那樣的送著,如果結婚了還了得?不像某些人啊,入贅到了咱們家,吃我們的,用我們的,住我們的,逢年過節,可是一點禮物都沒有呢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寒聽著岳母陰陽怪氣的論調,也知道是在說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他能怎么辦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的他,確實是沒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在白家的這些日子,他也不是游手好閑,什么事情都不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家里家務,洗衣做飯,能做的他都要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昊面帶笑意的看著江寒,神情中慢慢的優越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就是白家那個入贅的女婿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就聽說這個江寒一無所成,明明是個男的,偏偏都去干了娘們該干的事情,反而還是白語嫣上班養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樣的家伙,比起自己來,那可是太差勁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露一慣拜金,看見姐夫的那個窩囊樣,也得要說上兩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姐夫,就算你不給咱們爸媽買點東西,好歹也要給姐姐買點東西不是?想當初姐姐可是學校的?;▉碇?,這才跟著你多久啊,就感覺老了幾歲似的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聽到這一番話,江寒臉色陰沉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知道自己沒用,現在給不了白語嫣好的生活,但不代表他不想,更不代表沒有這個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就快到了,再忍一忍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媽,飯菜都弄好了,咱們吃飯吧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寒轉身,走進去將電飯煲給端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見江寒失落的樣子,作為妻子的白語嫣也感覺自己臉上無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僅僅心疼自己,也心疼以前意氣風發的江寒,怎么就這么落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爸,媽,誰說江寒沒有給你們準備禮物的,只是江寒提前把禮物給了我,讓我給你們而已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語嫣也拿出了兩個盒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呵,那可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秀梅不屑的走到了白語嫣旁邊,不相信江寒那窮酸落魄樣能夠拿出什么好東西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媽,這是給你的一個金鐲子,帶上去大富大貴。然后這是給爸的,之前爸不是說手表壞了嗎,這款浪琴手表正好合適,江寒其實都記在心里的呢?!卑渍Z嫣笑著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秀梅拿起金手鐲,看看江寒,又看看白語嫣,深深的嘆了口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怎么會不知道,都沒有工作的江寒買得起這樣的禮物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肯定是自己女兒掏的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眼下,知道是自己女兒掏錢買的禮物,她也不好繼續發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是女兒對江寒越好,她就對江寒越厭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寒卻是心中一陣感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算他和白語嫣的婚姻不被別人認可,但白語嫣愿意讓自己入贅娶她,也足以證明她的心中有著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妻如此,夫復何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昊輕瞄了江寒一眼,笑道:“哈哈哈,早就聽白露說她姐姐和姐夫的感情好,今天一看,還真的就是見識到了?!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欧美特一黄AAA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