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對形同陌路冷若冰霜的妻子,在家族受盡屈辱的母親,豪雄王侯的挑釁,卓不凡他發誓今生定要讓世界臣服腳下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 2022-12-13 03:06:21   來源:     瀏覽:96469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百年前,面對陌路棄少卓不凡遭人暗算拋入大海,形同雄王下幸好遇到師尊君河仙尊路過地球,冰霜帶他離開地球在星際修真,妻的母橫掃寰宇!家族界臣三百年后,受盡誓今生定卓不凡渡劫失敗,屈辱親豪帶著強勢絕倫姿態重生回都市少年時代,挑釁拳鎮山河,凡發服腳拾補遺憾……面對形同陌路冷若冰霜的讓世妻子,在家族受盡屈辱的面對陌路母親,豪雄王侯的形同雄王下挑釁,他發誓今生定要讓世界臣服腳下!冰霜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章重生歸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漆黑夜晚,妻的母一輛白色的家族界臣奧迪A6快速疾馳在公路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車中,葉子沁纖細白皙的十指用力握著方向盤,姣好的面容卻是一片淡漠,如水般的眸子中帶著極為復雜的情緒,通過后視鏡撇了一眼坐在后面的男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是她的丈夫卓不凡,她剛從局擔保出這個掃黃被抓的‘丈夫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刻,神情平靜的卓不凡內心卻如驚濤駭浪翻滾,難以平靜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三百年前的‘于藍星’,自己重回了少年時代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藍星之上武道盛行,習武之風濃重,每個聯邦國都成立了專屬的武道聯盟,統一管理武者,處理一些‘不尋?!录?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卓不凡現在的見識,知道‘于藍星’在眾多修煉星球當中,屬于低武星球,稀薄的靈氣還屬于靈氣1那位0時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百年前,卓不凡被人打暈扔進大海當中,無意間進入了一個修真星球,在絕境中求生,逆境中成長,終于成為一代仙尊,可惜在突破修為渡劫之日,被自己的紅顏和最好的兄弟背叛,導致神魂隕滅……沒想到竟然重生回了‘于藍星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兩人肯定是為了‘時空境’,卓不凡千辛萬苦獲得的超級法寶,為了得到時空境差點殞身秘境,沒想到最可怕的不是秘境中的妖獸,而是人心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游歷宇宙三百年,卓不凡見識頗為廣闊,在浩瀚的宇宙中,甚至有一顆星球和‘于藍星’差不多,叫做地球,卓不凡也曾經在地球上待過一段時間,不過地球畢竟不是自己的故鄉,他一直想回到‘于藍星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狼牙君、禍水仙,我把你們當成我最信任的人,想不到最后背叛我的也是你們,你們曾經給予我的……將來,我一定會百倍,千倍,如數奉還?!弊坎环搽p掌緊握,瞳眸當中如同燃燒著兩團烈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此時,正在開車的是他的妻子——葉子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金州‘天美’化妝品公司的總裁,也是金州出名的絕色美女,只是嫁給了自己這個窩囊的男人,令得她更加的‘出名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百年不見,卓不凡心里五味雜陳,當年終究是他負了別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不凡的母親是青州卓家家主卓駱身邊的婢女,因為家主醉酒亂情生下了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卓家啊卓家,當初將我和我母親趕出青州,我母親含辛茹苦將我養育成人,卓駱只因為你的大兒子意外死亡,你才把我叫回家和葉子沁結婚,讓別人嘲笑我是一只配種的公狗而已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成為所有人的笑柄,就像一個小丑,一個垃圾一般生活在這世界上,最后還被人打暈扔進海里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如今重生,蒼天給了我第二次機會,我只想彌補曾經遺留下的遺憾,犯下的錯誤,守護我所愛之人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往日記憶如海綿中的水全部擠壓出來,卓不凡那原本迷茫的眼睛里面掠過一道精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不凡和葉子沁雖然是夫妻,但是兩人結婚三個月沒說過幾句話,后面自己被人害死,他也不知道葉子沁似否為自己掉過眼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子沁,對不起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嗯?”葉子沁俏麗臉龐一怔,自從她和卓不凡結婚之后,自己這個丈夫只會花天酒地,今天居然主動跟自己道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并不知道,這一聲對不起包含了太多的東西與情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知道錯了,以后就別去那種地方了?!比~子沁輕輕嘆息,心中復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不凡去那種地方尋歡作樂,實際上也是因為自己不愿意和他同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這個結婚的男人,還不如光棍自由,至少不用每天被女人折磨……”這是卓不凡曾經喝醉酒,對她叫罵的一句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卓不凡嘴角苦澀,他去那種地方不過借酒澆愁而已,根本不是去找女人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路無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別墅,當年的一切都沒變,葉子沁人長得漂亮,獨自掌握一個大公司,在金州能排入前100,資產幾千萬,但是這房子除了他們兩個人,就只有一個傭人王媽,平時略顯得冷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葉子沁身材傲人,清冷如畫的臉蛋清麗動人,氣質出眾,乃是高嶺之花,當時的卓不凡只覺自己配不上葉子沁,自卑過很長一段時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時,別墅外面突然來了一個人,身著筆挺的西裝,留著平頭,鼻梁架著一副金絲眼鏡,斯斯文文,約莫二十五歲左右,“葉總,聽說卓先生被抓了,現在沒事了吧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已經沒事了?!比~子沁說道,兩人走到別墅外門口談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男人叫周偉,乃是‘天美’公司的總經理,葉子沁身旁重臣,公司都傳兩人有一腿,給卓不凡戴了綠帽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卓不凡知道葉子沁對男人不假言辭,根本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葉總,說句冒犯的話,卓先生這樣做對你和公司都不好,他只會害了你,不如早點離婚,你也可以解脫出來,輕松一些”周偉一臉正色,低聲勸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葉子沁面如冰霜,細長的眉毛卻是微微一蹙,說道:“周經理,這是我的家事,你的好意我知道,但請以后不要再說這樣的話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偉一愣,旋即輕笑道:“葉總,我也是為了你好而已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葉子沁心里深深嘆了一口氣說:“好了,你先回去休息吧,明天還要上班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完,葉子沁直接沿著旋轉樓梯,朝著二樓自己的房間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偉不肯死心,目光落在沙發上的卓不凡,道:“卓先生,能不能談幾句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不凡皺了皺眉頭,“周經理,不知道你想談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人貴在有自知之明,曾經你是卓家的少爺,葉總和你在一起,是她高攀了,但是現在你只是卓家棄少,如果你為了葉總好,就早點和她做個了解,放她一條生路?!敝軅ブ毖圆恢M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不凡是整個金州圈子里出了名的窩囊廢,平時連公司員工都能對他大呼小叫,周偉自然不畏懼他總裁‘丈夫’的身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是我的家事,不勞煩你費心,現在我覺得自己有實力會讓子沁幸福!”卓不凡平靜的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經歷過300年生與死修道磨練,他道心早已堅如磐石,周偉的挑釁就仿佛一只螻蟻在對他嘶吼,激不起他內心半點的漣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偉冷笑道:“就憑你能讓葉總幸福,終會一天葉總會醒悟過來,而且你應該知道,葉總根本不喜歡你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她愛不愛我是她的事情,但終究是我辜負了她,她想要的我都會給她?!弊坎环财届o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哼,言盡于此,你好自為之吧?!敝軅ダ淅淇戳怂谎?,轉身離開了別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不凡轉過頭,卻發現葉子沁站在樓梯上,正看著自己,他不由露出一個微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才的對話,她已經聽到,突然間覺得卓不凡不一樣了,以前的他可從來不會說出這樣讓人‘心暖’的話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或許,這只是一種錯覺而已,她身為天之嬌女,心高氣傲,當初若不是卓家強勢壓人,她又怎么會和卓不凡結婚,然后受盡閨蜜、朋友、親友的冷眼嘲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來我房間一趟吧?!比~子沁突然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不凡愣怔了一下,他記得自己和葉子沁結婚卻未同房,像葉子沁這樣天之嬌女,骨子里就帶著傲氣,又怎么會看得上他這樣的男人。[關注【河津網】]威信公眾號,回復 20317 下載閱讀全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難道她已經想通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章練氣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讓卓不凡有些哭笑不得的是——葉子沁房間里燈泡壞了,只是讓他進來換燈泡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不凡心頭苦笑,搖搖頭回到自己的房間,想要保護自己的家人,重拾遺憾,回到巔峰只能馬上修煉恢復實力才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只可惜于藍星上靈氣實在太多稀薄,只是靈氣1那位0時代,想要修煉到至高境界,幾乎沒有任何可能性,即便這個星球有人修煉,最多也是低武層次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重生對我來說也是一個機遇,前世留下太多遺憾,已成了心魔,否則也不會被狼牙君和禍水仙兩人偷襲而亡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夜,他調動氣息,閉目盤腿而坐,感受天地靈氣,吐納修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翌日,等他睜開眼睛已經是中午,房間里彌漫著一股惡臭,低頭一看,體內的污垢排出,白襯衫都變成了黑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一切修煉的開始,去蕪存菁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無奈苦笑一聲,沖了一個澡換掉衣服來到客廳,有前世的經驗和‘九轉金身訣’如此霸道的功法,一夜之間就已經突破了練氣一層,入道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咦?!弊坎环部匆姴鑾子幸粡堛y行卡,還有紙條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里面有一萬塊錢,你拿著當生活費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不凡不由苦笑,現在自己活的像小白臉一樣,拿起銀行卡,“等著吧,等我恢復了實力,一定不會再讓你傷心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門打了一輛出租車,在市區最大的藥房購置了一些藥材裝好,已是將一萬塊錢花的干干凈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錢真的不夠用啊,隨便買一些東西,一萬塊錢就花費的干干凈凈,誰讓現在習武的人如此之多,導致藥材的價格一直居高不下?!盵關注【河津網】]威信公眾號,回復 20317 下載閱讀全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雖然進入了練氣期,但是千里之行積于跬步,靈氣如海水,身體是盛器,如果只修煉道法而不錘煉身體,始終無法于天道抗衡,更別談繼承天命主宰萬物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別墅區,這片別墅區在金州算中等,環境幽靜,依山傍水,交通四通八達,后面依靠飛鶴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不凡直接來到飛鶴山找了一塊空地盤膝而坐,將藥材放在身邊,開始修煉‘九轉金身決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著他閉目入定,感覺到方圓十里的靈氣像綿綿的河水一般朝著他匯聚而來,連帶著藥材中的藥力也都被他吸入到了體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身體充盈著靈氣,令得全身毛孔全部張開,像是魚兒進入大海,正在暢快呼吸游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一修煉,只見金烏落下,月兔升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翌日,當一縷穿過云海的陽光打在他臉上的時候,他才猛然睜開眼睛,眸子精芒散發,隨手一揮,空氣劃出一道迷蒙白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吱嘎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面前一顆碗口粗的松木攔腰倒下,切口平整光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一夜之間我已經達到了練氣三層,不出三個月應該就能突破練氣期達到先天境界?!弊坎环灿謸u搖頭:“修仙哪里是如此簡單的事情,現在修煉快,等到后面需要更多的靈氣,進度就慢了,需要大量的藥材,玉石汲取靈氣才行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搖搖頭也不想這事,拍了拍屁股上的樹葉下山回家,路過馬路邊的時候恰好看見有賣豆漿油條的,買了兩份順便給葉子沁帶一份回家。[關注【河津網】]威信公眾號,回復 20317 下載閱讀全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剛在到門口,卻見得葉子沁一副要出門的打扮,穿了一條白色的長裙,烏黑墨發順直披搭在削尖上面,清美的面容上帶著幾分倦意,讓人看了就覺得心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葉子,我給你買了早餐?!弊坎环沧哌^去,對于眼前這個妻子,雖然已經結婚三個月,住在同一個屋檐下,但是感覺像是陌生人一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葉子沁詫異的看了他一眼,“謝謝?!边€是接過了早餐,猶豫了一下說:“你跟我去一趟吧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去哪里?”卓不凡狐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大伯他們找我談點事情?!比~子沁說著,已經坐上了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不凡本來打算不睡覺接著修煉的,但是看見子沁秀眉間的愁緒,猶豫一下,還是坐上了副駕駛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離開別墅,來到一處茶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包廂內,一群打扮光鮮的男男女女坐在里面聊天,有的是中年人,有的是和他年紀相仿的青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不凡認識這群人,都是子沁的親戚、自己的岳父、還有大伯、大嬸、二伯、二嬸、和下面的堂兄堂妹,一共十個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喲,這不是不凡嗎?放出來了?!币粋€尖酸的聲音響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葉子沁皺了皺眉頭,深呼吸了一口氣,神情不悅道:“大嬸,卓不凡只是犯了一點小錯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都聽說了,他去尋花問柳結果掃黃抓了,真是給我們葉家丟人?!贝髬鹄淅湔f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子沁我們不是針對你,說真的,有些東西該斷不斷,反受其亂!”另外一個婦女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二嬸,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?!比~子沁咬了咬薄唇,語氣依舊很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不凡面無表情,前世這群親戚就是這幅嘴臉,自己當初還在卓家的時候拼命的巴結自己,知道卓家放棄自己的時候就是各種冷嘲熱諷,露出丑惡的嘴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咱們堂姐長的如花似玉,嫁給這種窩囊廢,我都覺得可惜?!币幻つw白皙,穿著名牌的少年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說的也是,浪費我們堂姐的大好青春,而且這種只會吃軟飯的家伙,一點用都沒有?!绷硗庖粋€濃妝艷抹的女人嬌聲說道,這是葉子沁的堂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不凡神色倒是平靜的很,畢竟他現在的心境已經跟當初完全不一樣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是他記得當初好像沒經歷過這個場景,難道是因為重生回來之后,導致了歷史的輪軸發生了變化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切的事情,不是朝著他前世的發現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國字臉穿著花色西裝的中年男人輕輕咳嗽一聲,場面安靜下來,他看著葉子沁道:“子沁,今天找你過來是談正事,你的‘天美’公司撐不下去了,大家都覺得應該賣給楊家比較好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賣給楊家?”葉子沁冷俏的臉蛋上多了一層寒霜,氣的全身都在顫抖:“公司是我媽媽一手打拼起來的,當初分給你們股份讓你們每年坐著拿分紅,現在公司有難,你們不僅舍不得拿出一分錢幫助我,還要讓我賣掉我媽媽辛辛苦苦建立的公司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葉開河道:“子沁,這不是沒辦法的事情嗎?你一個女孩子撐的太辛苦了,不如把公司賣掉享享清福,爸爸這都是為你考慮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為我考慮?媽媽死了之后,你成天不歸家,在外面找女人,沒錢就問我要,你對家庭對公司有做出過一分貢獻?”葉子沁冷聲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啪!”旁邊一名中年男人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他是葉子沁的大伯葉開海,怒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子沁,他畢竟是你爸爸,你怎么說話的,這么不孝,我們現在來開會都是為了你好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為了我好?賣掉我媽媽留給我的公司,你們把錢拿了逍遙快活是為了我好?當初逼著我嫁給卓家,現在又讓我賣公司,絕對不可能!”葉子沁倔強的讓人心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面對眾人指責,葉子沁仿佛眾矢之的,顯得孤單無助,還有一絲凄涼和悲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葉子沁的母親是在大學的時候和葉開河談得戀愛,結婚后葉開河也不上班,整天拿著家里的錢在外面賭博找女人,長長夜不歸宿,根本沒有當丈夫父親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葉開河黑著臉,正要發作,突然聽到外面有人說話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虎爺,里面真的有客人,要不我給您換一間更好的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呵,我倒是想看看誰有這么大的面子,我三虎來了都不肯把包廂讓給我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著,包廂門推開,三名身材高大,胸口手臂刺青,脖子掛著金鏈的男人站在門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章她是我妻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葉老板對不起,我,我攔不住……”經理戰戰兢兢站在一旁賠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葉開河皺著眉頭盯著對方道:“你們是什么人?這個包廂我們已經訂下來,你們不會找其他地方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啪!”手臂紋著禿鷹的男人走過來,突然揚手一巴掌打在葉開河的臉上,火辣辣的疼,“金州哪個葉家,我怎么沒聽過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桌子上幾個男人都站起來了,怒目盯著打人的男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天美集團你聽過沒有,青州卓家是我們親家?!比~開河捂著臉龐,憤怒的盯著對方:“你如果不想死的話,馬上給我道歉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哦,原來是‘天美’公司那個女總裁家里的人,你們說的卓家我可得罪不起,不過聽說葉家大美人嫁給了一個卓家廢物,真是可惜了?!比⒃诓弊由先喑鲆粓F肉泥,冷笑著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靠,你說什么,沒把我們葉家和卓家放在眼里?”那小白臉青年脾氣最火爆,頓時站起來罵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人是大伯葉開海的兒子葉子狐,平時仗著葉家和卓家親家的名號在外面胡作非為,脾氣養大了,哪里受得了這種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話剛說完,就被人給踹在地上一頓拳打腳踢一頓暴打,疼的身體蜷縮成蝦米狀,抱著腦袋慘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告訴你們,我是天爺的人,卓家我是得罪不起,不過你們葉家的人算什么東西?!比⒗湫χf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葉開河等人瞬間愣住了,儲天爺那是金州一號人物,控制整個西城勢力,根本不是他們葉家可以比擬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有人全部都低下了頭,不敢再說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卓不凡還是卓家承認的大少爺,或許褚天也要忌憚三分,但是現在所有人都知道卓不凡已被青州的卓家放棄,況且這里是金州,卓家更是鞭長莫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位三爺對不起,我是有眼不識泰山,得罪您了,我給你道歉?!比~開河臉上露出諂媚的笑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葉子沁看在眼里,用力咬著瑩潤的下唇,她真的不明白當初母親怎么會看上這種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虎臉上頓時露出得意之色,“嘿嘿,算你們識相?!闭f完,突然余光撇到站在一旁的葉子沁,瞬間瞪大了眼睛,直勾勾的看著葉子沁。[關注【河津網】]威信公眾號,回復 20317 下載閱讀全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位應該是‘天美’公司的葉總吧,真是幸會!”三虎眼中流露欲光,伸出手想要和子沁握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葉子沁冷冷哼了一聲,干脆把頭撇到一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虎臉上一愣,感覺被拂了面子,冷笑道:“葉總,陪我喝兩杯酒,我心情好的話就讓你們離開怎么樣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想喝?!比~子沁俏臉如霜,冷聲說道:“你們再不走,我就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你想要干嘛?嘿嘿,美女生氣的樣子,也是如此的好看?!闭f著,三虎突然伸出手直接去抓葉子沁的胳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在這個時候,突然旁邊伸出一只手扣住三虎的手腕,“很抱歉,她是我的妻子,不能陪你喝酒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特么活膩了,敢擋我?”三虎怒目瞪著卓不凡,暗自用力,卻手臂如同被鐵鉗家主,任憑他如何用力,也抽不回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見到卓不凡敢動手,葉子沁瞪大美眸,要知道卓不凡整天只會喝酒找女人,平常窩囊懦弱,現在卻為了自己和三虎動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葉開河等人嚇到了:“卓不凡,你想干嘛?三爺就讓子沁陪他喝兩杯酒,又不干嘛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啊,子沁,你陪三爺喝兩杯酒,道個歉就完事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卓不凡,你想隕落了別連累我們啊?!蹦菨馄G女子出聲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虎沒著急動手,畢竟卓不凡姓卓,卓家在青州勢力龐大,氣道:“原來你就是卓不凡,你知道我是誰嗎?天爺身邊的人,天爺身價上億,你還敢和我作對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又如何,就算是你所謂的天爺在我面前也不過是一只螻蟻,你又算的了什么?!弊坎环查e定的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卓不凡!”葉開海怒聲呵斥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媽的,這家伙肯定不想活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死就死,別拖累我們啊,你還以為你是卓家的大少爺,這里可不是青州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特么的是白癡嗎?”葉子狐大聲罵道,全然忘記剛才被人踢翻在地的屈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虎冷笑三聲,臉上露出兇狠之色,“看來你不是一個廢物,你還是一個白癡,居然狂妄到如此地步,就算是卓家的二代過來,也不敢如此輕視天爺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說了,無論是什么天爺,還是卓家,在我眼里都如螻蟻,更何況你只是天爺的狗腿子,算什么玩意?”卓不凡咧嘴冷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他一定是發瘋了?!比~開河嚇得吞下一口唾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葉子沁剪水雙瞳充滿疑惑,他還是卓不凡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小子,你真是夠狂,我三虎很久沒遇到像你這樣狂的人了,給我打,幫他松松筋骨!”三虎氣的青筋暴起,神色猙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身邊兩名馬仔早就做好準備,捏著拳頭沖上來,他們打架出身,還算有點本事,可是在卓不凡的眼中卻如同小孩子打拳一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自己雖然只是練氣三層,無法使用神通道法,但是身體已經被靈氣滋潤,如獲新生一般,體質有了翻天覆地的改變,速度、力量,骨骼,爆發力都市超越了常人的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不凡扣住三虎手腕用力向下一扳,一腳踹在他的胸口,三虎瞬間趴在地上,只聽咔嚓一聲,手臂剎那脫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兩個壯漢同時撲上來,卻被卓不凡兩拳打趴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葉開河、葉開海、葉子狐和濃艷女子等人都瞪大眼睛,長大嘴巴,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切,什么時候卓不然打架變得這么厲害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不凡將三虎的手按在桌面上,道:“不要說我沒給過你機會,現在給我老婆道歉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媽的,要我道歉,你做夢!你能打又如何,能打的過幾十號人嗎?我們還有武者!”三虎咬著牙齒,怒目瞪著卓不凡,他不相信卓不然真的敢動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?!弊坎环材闷鹨浑p筷子,凝聚真元,直接洞穿三虎的手掌和桌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虎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,鮮血橫流,疼得眼淚都流出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大哥,大爺我錯了,別……別廢了我,我錯了,葉總對不起,我的錯,我狗眼看人低?!比⑦B忙求饒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卓不然也不看那些目瞪口呆的冷血親戚,拉著葉子沁的手說:“子沁,我們回家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包廂里的葉開河等人狠狠咽下一口唾沫,甚至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,這個卓不凡好像變了一個人似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虎爺,您沒有事吧?!钡降椎膬擅R仔,立刻上前想幫三虎將筷子拔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虎捏著手腕,仿佛血液流失過多,眼睛里卻泛起一道狠毒之色:“卓不凡,你死定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欧美特一黄AAA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