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哪些寺廟值得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 2022-12-13 03:14:27   來源:     瀏覽:7934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市境內的北京寺廟非常豐富,很多小伙伴都會寺廟都充滿了特殊的寺廟情懷,因為這里古佛端莊,北京環境肅穆,寺廟給人一種靈魂深處得意超脫的北京寧靜感,深受億萬生靈的寺廟觸動,下面給大家推薦三處北京參觀寺廟的北京好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站《碧云寺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古寺月色參禪何須山水地,寺廟滅卻心頭火亦涼。北京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碧云靈性禪心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樹三生悟佛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《碧云寺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山碧云三代樹,寺廟 游盡天涯與靈性。北京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足游不如夢里游,寺廟 夢游才是北京禪心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決定到碧云寺散步,寺廟回歸大自然是北京心性共同的選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游到碧云寺的時候,夕陽已經西斜了,游人已經非常稀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古人曰“松柏閱世”。這里安靜得不像京城的名寺,在古老蒼勁的娑羅樹、白皮松、銀杏樹的襯托下,更顯得典雅幽靜,只好靜靜無語望夕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年前我曾游歷香山,當時與香山腳下的《碧云寺》擦肩而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碧云寺是西山風景區中最精美的一座古剎,600年來,寺院隨著歷史的變遷,皇家朝代的更替,幾經變故廢墟而又重生,在這里散步,回味歷史的風云,真是不得不感悟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自古萬事東流水,人生大夢誰先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山依舊是江山,君王不再當年顏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整個碧云寺留下印象最深的是水泉院的那棵古樹,一圈一圈的樹樁很有生命的痕跡,看到它的名字,讓心靈為之一動,一個靈性的名字——三代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,如露亦如電,應作如是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地上的樹樁上第一代,第二代均死,樹中心生出第三代銀杏。銀杏四周死柏遺跡歷歷可辯,造物主真的很神秘,冥冥中透出一種神秘的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走進細看,它生長在桿徑1米粗的樹木殘樁中,高達17米,直徑50公分,樹齡已經在300年以上,相傳這種“三代樹”初為槐,歷數百年而枯,在根中復生一柏樹,又歷數百年而枯,更生為一銀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樹上一偈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樹三生獨得天,知名知事不知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問君誰與伴晨夕,只有山腰汩汩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一個“獨得天”,與日月同在,又好一個“不知年”不問紅塵世事。在幾百年的物種,其存在中并不孤獨寂寞,山澗的清泉是永恒的朝夕伴侶,笑問世人幾人能修成這樣的心性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晚霞余輝中,在寺院半山腰處品茗香茶,極目眺望京城,此刻的京都宛如是云中的海市蜃樓一般,云中樓閣,繁華如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妙諦青青翠竹無非般若,郁郁黃花皆是妙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晚霞的余輝漸漸散盡,這時候坐在竹制的茶臺上,山谷的微風輕輕地拂過茶亭,一杯清茶,如水的心情,似乎幽游世外的仙人一樣,翻閱茶經,聆聽大自然微妙的聲音,還有心靈深處流出的秋水聲聲,時間就這樣不知不覺地凝固了,忘了紅塵,忘了自己,自由的心與和諧的自然融化了所有的大千迷幻,于是執一枝筆在隨身的紅箋上觸摸茶經的品性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絲竹聲聲醉君心,十年求索為誰忙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清風明月半天涯,冷水沏茶慢慢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月上中天茶樹閑,坐山漸悟幾百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修成正果杯中去,好續前緣柚花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呵呵,這哪里是喝茶,分明喝的是心情,文人墨客們稼祥一枝筆,詩心常入世。壺中天地大,誰個寫春秋。一串串笑聲爽朗朗坦蕩蕩地回旋在碧云寺的山谷,紅塵中只要心逍遙,無處不是仙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站《紅螺寺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萬物皆無常,有生必有滅,不執著于生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百年流云翠竹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紅螺古寺悟禪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《紅螺寺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一個特殊的日子,我的生日,對在京漂泊的人來說,生日的意義,無非是更加想念自己的母親。于是,這一天禮佛紅螺寺,也是自有定數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起前行的兩位朋友,從京城開車幾個小時才來到懷柔紅螺山。正午時間這里的山氣氤氳,已經到了盛夏時節,山間的寒意濕氣還是很重很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陡峭的石階上有很多碩大的螞蟻,我們登山,它們也似乎在追趕我們的腳步,螞蟻的腦袋又黑又大,古寺的靈氣彷佛給給了螞蟻一些性靈,它們一路上陪伴著我們,不得不小心腳下的鞋履,擔心碰傷了這些淘氣的小家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生八苦:生、老、病、死、愛別離、怨憎會、求不得、放不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京北第一古剎”美譽盛名的紅螺寺是歷代佛家圣地,也是京華氣功的發源地。始建于公元378年,擴建于盛唐,原名大名寺,又稱護國資福禪寺,俗稱紅螺寺?!澳嫌衅胀?,北有紅螺”,史上的紅螺寺是金、元、清三代佛教圣地,據說是高僧輩出,佛法超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不在高,有仙則名。相傳珍珠泉中有兩只大螺螄,其色殷紅,每到夕陽西下,螺螄便吐出光焰,紅光熠熠,百里可見。紅螺死后,葬于寺內,于是修建兩座寶塔紀念。紅螺寺便由此而得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紅螺,感覺是很美的名字,意境中宛如兩個紅衣紅顏的山中仙女,不食人間煙火,在古寺的珍珠泉中修行修煉千年的心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路過御竹林,想必幾百年前我們三個人可能同在那片竹林里修行,于是摘了一個三片葉子在一起的竹子,做成風中的書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石階很陡,他們行動的速度很慢,于是我獨自一人,拎著鞋子,穿著襪子往上登,呵呵,穿襪子爬山的感覺很舒服哦,陡峭的石階在我腳下變得平坦了。一會兒就爬得很高了,在山灣處的石階上小憩一會等待他們的腳步,大聲的高歌《青藏高原》,吐故納新,望天神游九霄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天非常從容,所以三百六十日才經歷一噓吸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天很有次第,溫暑寒熱不會突然來臨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天很精明,白天能容納陽光普照而晚上有月亮星辰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天又非常普通寒冷,酷熱,白晝,黑夜,生長收藏,從古至今一直沒有新奇的變化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天含蓄,包羅萬象卻不見塞滿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天沉默,沒有不清楚明白的事情卻一言不發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天精細,色色相相卻條分縷析而又不厭其煩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天周密,凡事疏而不漏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天凝定,任風雨雷電在胸中變化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天變通,一切量才而用從不作什么定局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天自然,聽憑陰陽氣數理勢的所極所生而不干預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是上天所生,我坐在石階上聽到上天的聲音在響徹山谷,大音稀聲而又無處不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萬物皆為我所用,但非我所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風開始感覺有些涼了,綠色的真絲裙子已經有些涼意,在山谷的徹骨的涼意中,拾到一段觸動心性的直白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我心累,沒有人會相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我想哭,沒有人去阻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我要走,沒有人來送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我愿歸,沒有人會悲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我成空,沒有人會相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我轉世,沒有人會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是誰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誰是我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紅螺寺里的紅螺女子都去往生了,誰還會戴著輪回的面具,彼此尋找與放棄,是否業盡情空后,你才會明白所有的玄機與劫數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蓮池盡知音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中詩情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紅螺望天語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禪境不知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眸千層石階,兩位紅顏女子仿佛看到兩只小螞蟻款款而來,一只帶著眼鏡,一只帶著博士帽,呵呵,我們可是曾是在紅螺寺修行了千年的兩只小螞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站《法源寺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決定離開北京的前一天,我和女友一起去了《法源寺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早聽說《法源寺》,還是李敖寫的那本書,擺在我的書齋里,一直沒有好好看看,后來由于好奇《中國佛學院》的狀況,于是經常在網上游歷法源寺,這下是可是機緣合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許我們每做一件事情,冥冥中就已經安排好了,只是實現時間的長短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說法源寺是北京現存最古的巨剎,在宣武門外教子胡同南端東側,占地約6700平方米。始建于唐初,原名憫忠寺,明改崇福寺,清雍正十一年(1735)改建后才更名為法源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花一世界,一草一天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走入寺院的庭院中 ,就聽見寺院一位和尚正在講經,我們倆悄然坐在石階上,法源寺不是我想像的那樣厚重大氣,甚至有些古舊,但是聽經的人很多,寺院左邊的竹席上有很多書籍,是寺院在布施佛法,聽經一畢,我簡直是在以搶劫的速度迅速搶了幾本關于《禪》的書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下來,在大樹下非常喜悅地翻閱關于禪的書冊,書很重,路遙遠,以至于坐在聽經的講椅上,我又布施給其他人一些書。貪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里最大的收獲就是喜獲幾本書店里少見的佛經舊本《般若波羅蜜多心經》、《正信的佛教》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哪里的書籍都要銀子,只有佛經讓銀子的顏色褪色不少,免費贈送;讀書,本是很奢侈的事情,閱讀佛經,更是生命的覺悟,之所以成為經典,釋家佛祖感悟天書,歷經2500年來,多少得道高僧,朝廷命官,詩書圣賢,商賈名流等等流轉了歷史的煙云,唯有經典的精神與思想而以千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欧美特一黄AAA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