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醫豪婿小說最新章節(簡單的魚)圣醫豪婿全文免費閱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 2022-12-13 03:05:57   來源:     瀏覽:74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簡介: 愛看小說推薦圣醫豪婿小說免費章節在線試讀,圣醫圣醫小說圣醫豪婿的豪婿豪婿主角是林漠,許半夏,是小說作者簡單的魚傾心創作的小說。圣醫豪婿講述了:為了十萬元的最新章節醫藥費,林漠當了三年上門女婿。簡單三年做牛做馬,全文換來的免費只是一句窩囊廢?! ∶妹貌∥?,閱讀半夜打電話找出差的圣醫圣醫妻子借錢,竟是豪婿豪婿一個男人接了電話?! ∪f念俱灰中,小說卻從祖傳玉佩獲得先祖神醫傳承。最新章節  自此,簡單世間眾生,全文生死皆在他一念之間。免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1章 哥,我不拖累你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林漠,你進了我家的門,便和林家再無關系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是你妹妹,你憑什么讓我們花錢救她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漠狂奔在去醫院的路上,耳邊不斷回響著,妻子許半夏家人對他的冷嘲熱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漠出生于一個無比輝煌的大家族,但在他十二歲那年,家族遭遇橫禍,整個家族一夜間覆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父親守衛家族而死,母親受重傷,硬生生拖著他和妹妹林曦逃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親堅持了五年,最終還是傷勢復發而亡,只剩下妹妹林曦與他相依為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家族當初到底為何遭受厄難,林漠已經記不清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親去世之前,把一塊玉佩極其珍重地交給林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母親說的不是很清楚,但林漠隱約覺得,家族的覆滅,全都是因這塊家傳玉佩而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很小的時候,就聽父親說過,這塊玉佩里面,藏著林家興盛的秘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了母親,十七歲的林漠就負擔起養妹妹的責任。雖然辛苦,倒也能咬牙堅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年前,林曦得了白血病,為了十萬塊的彩禮給妹妹治病,林漠嫁到許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三年時間,林漠受盡冷眼,但他都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病情嚴重惡化的妹妹,終于尋到了匹配的骨髓,但需要三十萬手術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妻子許半夏出差,手機根本打不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漠拿不出這筆錢,找許家的人借,卻被趕出了許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跑回醫院主任辦公室,林漠咬了咬牙,推門走了進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辦公室里坐著一個戴著眼鏡,神情傲慢的男子,是科室主任趙家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家凡是許半夏的學長,也是許半夏的追求者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半夏的家族是做醫療生意的,林漠被許半夏安排到醫院上班,原本還在后勤上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家凡仗著家里關系,升到科室主任之后,就處處刁難林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來,干脆就把林漠趕去掃地了,從一個后勤人員變成了清潔人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林漠的妹妹就在趙家凡的科室里治病,林漠也只能忍氣吞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要能保住妹妹的命,做什么他都愿意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趙主任……”林漠帶著一絲哀求:“半夏出差了,可能正在忙著,電話打不通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要不,你……你先把曦兒的手術安排上。手術費,我肯定會湊齊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呵呵……”趙家凡冷笑:“林漠,你在醫院時間也不短了,應該知道醫院的規矩。三十萬手術費,可不是小數目,回頭你賴賬了,我怎么辦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漠心中一怒,低聲道:“趙主任,我在醫院干了三年,你覺得我是賴賬的人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可不好說!”趙家凡慢悠悠地道:“知人知面不知心??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漠面色急變,咬了咬牙:“趙主任,我在醫院三年,一分錢工資沒拿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些錢,不夠三十萬,但也差不了多少?;仡^等半夏回來,我再找她借點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別回頭了,現在就借吧!”趙家凡笑道:“哦,對了,我聽說半夏不接你電話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要不這樣吧,我給她打一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家凡說著,拿起手機撥了許半夏的號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響了三聲,電話就接通,許半夏清冷的聲音傳來:“趙主任,有什么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漠的心猛地痛了一下,這幾天時間,他給許半夏打了上百個電話,一個都沒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家凡打一次就接了,這說明了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年夫妻,雖然沒有夫妻之實,但林漠對她一點都不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看不上自己,可林漠卻也認定了她,挖心掏肺對她好,她就是這樣對自己的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沒事,就是打電話問候一下?!壁w家凡得意地朝林漠晃了晃手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漠胸口快炸開了,他剛要說話,趙家凡卻搶先一步:“半夏,不好意思,我這有點急事,先掛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家凡掛斷電話,根本不給林漠說話的機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林漠,看到沒?不是半夏忙著,而是人不愿接你的電話!”趙家凡斜瞥林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漠握緊雙拳,妹妹的危機,妻子的冷漠,岳母一家人的嘲諷,都讓他接近崩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家凡突然笑道:“要不,我給你出個主意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漠看了趙家凡一眼,咬牙低聲道:“什么主意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不是有兩個腰子嘛,賣一個,或者能湊到錢呢!”趙家凡笑道:“反正全世界都知道,半夏根本不和你同房,你那倆腰子,留著有什么用啊,哈哈哈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漠面色慘白地走出趙家凡的辦公室,失魂落魄地來到妹妹的病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剛進門,卻發現病房里已經換人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面色一變,連忙急道:“你們……你們怎么在這里?我妹妹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里面的家屬瞥了林漠一眼:“你說剛才那個小女孩吧?好像是沒交費,被人扔出去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???”林漠急吼一聲,匆忙狂奔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剛到樓梯口,就聽到外面傳來一聲尖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出事啦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漠急忙跑過去,等他看清外面的情形,頓時如遭雷擊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曦兒!”林漠發出一聲凄厲的怒吼,狂奔過去,把自己的妹妹林曦抱在懷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曦氣息微弱,看到林漠,瘦弱的臉上,勉強擠出一絲笑容:“哥,他們都說,我是你的拖油瓶。我……我走了,以后……以后不拖累你了,你要好好的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曦兒,你……你聽誰胡說的!”林漠轉頭大吼:“救人!救人??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幾個醫生護士跑過來,卻被趙家凡攔了下來:“他們還欠醫院三萬多呢,你們把人搶救了,這費用你們出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些醫生護士頓時被嚇住了,都不敢過去幫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哥,不要浪費錢了……”林曦緊緊抓著林漠的胳膊,氣息越來越微弱,但還勉強笑著:“這輩子,有你當我哥,我……我好幸福。只可惜,這輩子太……太短。如果還有下輩子,我……我還要當你妹妹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完,林曦的手便慢慢垂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漠心如刀絞,緊緊抱著林曦,發出一聲凄厲的嘶吼:“曦兒!不要離開我,不要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周圍了不少人,指指點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突然,有人驚呼:“他……他的眼淚怎么是紅的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血淚!血淚??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漠眼中盡是淚水,一點點赤紅,順著臉頰低落,與林曦的血液混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人注意到,這混合后的血液,竟然被林漠胸口的一塊玉佩慢慢吸收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突然,林漠腦中轟然一聲響,一個蒼涼的聲音,猶如經歷了悠悠萬古,傳到林漠耳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吾乃開創林氏家族之族主,神醫圣手林崇軒。特將一身所學,盡藏于此玉佩。后世子孫,可用林氏血脈開啟玉佩,得吾傳承,懸壺濟世,度盡蒼生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緊跟著,一股龐大的信息瞬間沖進林漠的腦海,林漠只感覺自己的腦子快被撕裂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了良久,這些信息方才停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漠再次睜開眼睛,雙目當中竟然有光芒流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看了看懷中的妹妹,能夠清晰地發現,她的生機還未徹底斷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漠毫不猶豫地伸手按住她身上幾處穴位,幫她留住這些生機,抱著她離開了醫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2章 人死還能復生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漠抱著林曦,跑到最近的圣元大藥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廣陽市最大的連鎖藥店,老板名叫陳圣元,在廣陽市醫療行業的大人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半夏的許家,大部分業務,都是跟圣元集團掛鉤的??梢哉f,圣元集團,掌控著許家的經濟命脈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個藥房都有坐診的醫生,醫術都很高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到林漠抱著一個滿身是血的女孩子進來,店里一群人都是驚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喂,她這樣的傷,來藥店沒用,快點去醫院吧!”一個年輕導購員攔住林漠:“我們藥房沒有醫院那些設備,沒法搶救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用!”林漠搖了搖頭,低聲道:“我要買一套銀針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銀針?”年輕導購員愕然,這玩意,很少有人買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買銀針做什么?”一個白須老者突然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年輕導購員,看到白須老者,立馬滿臉恭敬道:“賀老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白須老者名叫賀金焱,乃是圣元大藥房的供奉神醫,醫術高明,在廣陽市排的上前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圣元大藥房能有如此威望,與賀老的坐鎮有著不可分割的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漠也沒理會他,沉聲道:“我要買一套銀針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年輕導購員帶著諂媚和憤怒,低喝道:“喂,賀老跟你說話,你沒聽見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要買一套銀針!”林漠突然加大了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吼什么!”年輕導購員也怒聲道:“你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嗎?你想在這里鬧事?你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賀老擺了擺手,年輕導購員立馬閉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賀老看了林漠懷里的林曦一眼,輕輕嘆了口氣:“年輕人,這個小女孩已經去了,你要不還是先把她安葬了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她沒死!”林漠大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敢這樣跟賀老說話……”年輕導購員再次要發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賀老制止年輕導購員,他能看得出,林漠極其悲痛,有這樣的反應是正常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年輕人,老朽行醫四十余載,眼光還是有一些的。這小女孩,的確已經沒了生機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再說一遍,她沒死!”林漠怒聲道:“我要銀針,你們有沒有銀針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賀老眉頭皺起:“你要銀針做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要救她!”林漠大聲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救她?”賀老看了林漠一眼,心中懷疑,這年輕人是不是失心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死不能復生,縱你醫術通天,也救不活一個死人??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林漠看上去很冷靜,雙目當中的自信,讓賀老也是驚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店里沒有銀針……”賀老輕聲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漠轉身就要走,賀老遲疑了一下,突然道:“不過,我有一套銀針,可以借你用一下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漠停下,看著賀老,緩緩點頭:“多謝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去把我的銀針取出來,還有,把后面的房間騰出來?!辟R老吩咐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年輕導購員面色微變:“賀老,這人都死了,要是出什么事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出什么事,我擔著!”賀老平靜地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年輕導購員不敢說話,連忙跑過去準備了一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漠在賀老的陪同下,抱著林曦去了后面房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房間里有一張病床,把林曦放在病床上,賀老也把一包銀針拿了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年輕導購員惡狠狠地道:“喂,這是賀老自己用的銀針。這么多年,賀老這包銀針,救活了無數人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今天借你用,是你莫大的榮幸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過,你竟然在一個死人身上用這套銀針,簡直是對賀老的侮辱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漠撫摸著那銀針,竟然有種說不出的熟悉感,臉上更是自信滿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年輕導購員撇嘴:“哼,白費力氣,我還沒見過死人復生的呢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行了,你出去吧!”賀老揮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……”年輕導購員一愣,最后還是悻悻地離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需要我幫忙嗎?”賀老輕聲問道,雖然知道這是徒勞,但這樣做,或者能讓林漠少點悲痛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賀老行醫多年,向來心地良善,在廣陽市,名聲極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縱然對一個不認識的人,依然帶著一份同情,這也是賀老名聲顯赫的主要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漠看了賀老一眼,輕聲道:“麻煩你幫我按住她這兩處穴位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漠指的是百會穴和涌泉穴,剛好在頭頂和足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百會穴,百脈之會,貫達全身。頭為諸陽之會,百脈之宗,而百會穴則為各經脈氣會聚之處。穴性屬陽,又于陽中寓陰,故能通達陰陽脈絡,連貫周身經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涌泉穴,位于足底,體內腎經的經水由此外涌而出體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賀老略有疑惑,但還是按照林漠的要求,按住了這兩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漠拿起旁邊的銀針,深吸一口氣,突然將三根銀針同時刺在林曦的面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賀老直接瞪大了眼睛,這三根銀針,極其準確地刺進了三個穴位,分毫不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縱然賀老行醫多年,熟練至極,也無法做到把三根銀針同時準確地刺到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年輕人,竟然有這樣一身本事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是,你縱有通天的本事,也無法讓死人復生??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賀老心中思索的時候,林漠已經把二十三根銀針,分別刺進了林曦身上,二十三處不同的穴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賀老看著這些銀針走向,面色逐漸變得凝重,甚至到了驚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直到林漠把最后一根銀針刺進去,賀老的表情徹底凝固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就在此時,已經“死了”的林曦發出一聲輕呼,手指微微動了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賀老面色大變,他驚撼地看著林漠,顫聲道:“這位小友,您……您剛才用的這套針法,有……有名字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賀老心中有了個猜測,只是,他不敢相信,只能這樣問一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漠面容平靜:“造化神針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果然如此!”賀老一聲驚呼,顫聲道:“我師祖曾說過,這世上,真正能讓人起死回生的醫術,唯有一套奪天地造化的造化神針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只是,這造化神針,已失傳數百年,沒想到,今日老朽竟然有幸窺視一二,上天待老朽不薄??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言罷,賀老又對林漠拱手拜下:“這位小友,老朽剛才有眼不識泰山。得罪之處,還請小友見諒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無妨!”林漠頓了一下,沉聲道:“此事,不可外傳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玉佩的事情,暫時不要散播出去才是最好的。畢竟,當初林家就是因為這玉佩才滅亡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賀老微微詫異,旋即明白。造化神針,非同小可,一旦傳出去,不知道會引起怎樣的事情呢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小友放心,老朽絕不外傳!”賀老恭聲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時,門口突然傳來一陣喧嘩:“王經理,就在這里。那個人,也不知道給賀老灌了什么迷魂湯,竟然把一個死人弄到這里,你說晦氣不晦氣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房門被人推開,那個年輕導購員帶著店里經理走了進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經理看到賀老,臉上露出一絲諂媚的笑容,恭聲道:“賀老,您先去休息吧,這里的事情我來處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賀老根本都不理他,還在恭敬地看著林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經理也沒在意,看了看屋內的情況,冷聲道:“把這個死尸給我扔出去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放肆!”賀老立馬怒喝一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經理嚇了一跳,低聲道:“賀老,這人死了,留在這里,豈不是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誰說她死了!”賀老怒聲道:“你沒看見這位小,不,這位先生,已經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賀老想說林漠救活了林曦,但話到嘴邊就停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旦這么說,那豈不是暴露了林漠的事情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位小姑娘,只是受傷很重而已!”賀老冷聲道:“你們出去,我還要給她進行治療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???”王經理愕然:“賀老,剛才不是您說她已經死了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看錯了,不行嗎?”賀老冷聲:“你是不是想嘲諷老朽,老眼昏花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經理頓時滿頭大汗,賀老是圣元大藥房的中流砥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圣元集團的老板,對他也得恭恭敬敬的,豈是他們這些人敢隨意頂撞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滾出去!”賀老怒喝一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,是……”王經理點頭哈腰,帶著導購員落荒而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門外,傳來王經理憤怒的聲音:“這就是你說的死人?王八蛋,你是不是想害死老子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完待續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知乎篇幅有限,后續內容和情節更加精彩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點下面章節可免費閱讀全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欧美特一黄AAA片